您的位置:

首页> 科学幻想> 淫魔圣王传7

淫魔圣王传7_淫魔圣王传7

顺着那苍老的声音望去,只见在房间的正中央,一名白发苍苍的老头倚着拐杖微笑看着达特。

    达特楞楞的看着老者,从老者的身上感受一种很大的熟悉感,正自疑惑时,老者突然拍拍手,达特只觉眼前一花,人已来到房间中央。

    “不要呆站着,坐呀。”

    老者说着说着便坐到突然出现的沙发上,达特这时也发现自己的身后出现一个沙发,也就顺其自然的坐下。

    “很惊讶吗?”

    两人都坐定后,老者看着达特问道,达特摇摇头。

    “这里是我的意识,这种小事我也做得到。”

    弹弹指,一张茶几出现在老者与达特中间,桌上摆设着一瓶红酒及两个杯子,老着一边看一边点头。

    “不愧是最终继承者,这点小把戏果然骗不了你。”

    “什幺是最终继承者?还有;我是不是见过你?”

    达特也不跟老者啰唆,即使心里隐隐觉得有件大事要发生,而且与他有关,但仍是直接挑明了问道。

    “先别急,让我先解开你的记忆就是了。”

    老者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在达特眼前一晃,在一瞬间,达特十二岁生日时那片空白的记忆全部清楚的显现出来,同时达特也隐隐感觉到有股改变出现在他的肉体。

    “感觉怎样?”

    老者关心的问道,达特点点头,突然看着老者,疑惑的说道:

    “你是淫神?”

    “是,也不是。”

    “什幺意思?”

    对老者;淫神那模拟两可的回答,达特皱眉问道。

    “本来依照淫神的计划,你要在二十六岁生日时,才能够承受淫神的力量,但你进步的速度过快,加速了力量转换的进度,使得神力转换的时间提前,担心自己的记忆来不及完整转移,淫神将自己的人格做出分裂,制造出一个没有力量只有记忆的人格,以便辅导你继承淫神的力量,那个人格也就是我。”

    老者洋洋洒洒的一口气说了一大串,说完后拿起桌上的红酒就灌,达特略略的整合一下老者的话,才说道:

    “所以你就是淫神,淫神也就是你?”

    “对,还有,不要叫我淫神,我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,就叫我鲁臣吧。”

    鲁臣一边说着一边又倒了一杯红酒,但这次是慢慢的啜饮着,达特靠在沙发上,一手枕着脑袋,以好奇的眼光打量着鲁臣。

    “你、、给我的感觉和之前的淫神不像。”

    一边说着达特一边伸手弹弹指,十二岁时见过的淫神样貌顿时出现在两人中间。

    “我说过,我是淫神但也不是淫神,你可以把我当成是一个知道淫神所有记忆的人,但毕竟不是淫神,自然不会有相像的地方。”

    老者随手挥挥,将淫神的形像消去,顺便将艾儿的样貌弄上。

    “要弄也弄个美女,看上去赏心悦目不是吗?”

    “老不修,我的女人不要在那给我肖想。”

    “好了,好了,不要在这种问题上打转,你有什幺其它问题吗?”

    “有,什幺是最终继承者?”

    消掉艾儿的样貌,鲁臣原本开朗的面容变得有些肃穆。

    “这个,要从好几百万年开始讲了。”

    *

    在好几百万年前,当时的世界称为地球,种族也只有人族一族,但是当时的人族却战争不断,经过了无数次的战争,人族的数量越来越稀少,有部份的人族惊觉到这一现像,提议想要阻止战争,但是;当时已将杀红了眼的人却根本听不进去,在无法阻止下,反对战争的少数人族,兴建了一座地底都市,希望能够逃过灭族的危机。

    果不其然,战争越来越剧烈,陷入胶着的双方,不约而同的发动了所谓的最终兵器、、、

    “喂!喂!”

    “干嘛?”

    讲得正高兴的鲁臣被达特打断话头,一脸不悦的看向达特。

    “讲话讲重点,这种无聊的事就不要讲了。”

    “什幺无聊的事,这可是旧世界的兴衰呀。”

    “不过就是一群脑袋比猪还笨的暴力狂制造出来的笑话,现在还不是每天上演这种闹剧,有什幺稀奇的,直接讲重点。”

    “好啦,好啦,我知道了。”

    *

    总之呢,在那些主张战争的人,搞到同归于尽后,因为最终兵器的影响,造成世界次元重迭,使得地球上的物种与另一次元的物种重迭在一个地方,而躲在地底下逃过一劫的反战派人士,就在这个新的世界展开了新的生活。

    *

    “什幺是次元重迭?”

    “这是专业术语,看得人懂就好了,你不懂没关系,不要老是打断我的话!”

    *

    逃过一劫的人族,首先面临的便是许许多多只在传说或故事中所见到的生物,在自身战力严重不足的情况下,人族分批尝试向那些陌生的种族释出善意,虽然有些许的牺牲,例如说跑到食人魔族群的、、、但大多数种族还是以相同的善意回复人族,在这些种族的协助下,剩余的人族慢慢的在这片新的世界成长茁壮。

    只是在次元重迭后,新世界的种族却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,由于最终兵器的副作用,造成所有种族的男性出生率偏低,让世界从此变成女权当道的现像,这种现像成为新世界的一大谜题,而唯一知道造成这种现像的原因的剩余人族因为担心泄漏出去后,会让人族遭受到其它种族的报复,所以将这件事情相关的文字、记录等等全数销毁掉,让这件事情永远成为大陆上的一个谜题,这是后话暂且不表。

    *

    “重点呢?”

    “快到了,快到了,死小孩,一点也不懂得尊重老人。”

    *

    在新世界成立后,诞生了不少的能人异士,这些人在自身的天分以及刻苦的锻炼下,让自己突破了肉体及力量的限制,成为一种极限的生命体,换句话说就是变成神了。

    *

    “那、、封印我的日、月、星三主神以及光、闇、水、火、土、风、无的七名元素神她们本来也是人类啰?(此处的人被包含所有的种族。)”

    “不,她们是原本便存在的高智慧能量体,她们的型态只是为了行动方便而已,所以是最高层的存在。”

    “高智慧能量体是什幺?”

    “这是专业术语,你不用懂。”

    “你会不会太混啦?”

    “闭嘴,要不要听我讲?”

    “好、好、、”

    *

    而在这群依靠自己成神的人中,其中一个就是淫神、、、

    *

    “再等等。”

    “又干嘛?”

    “你之前说变成神的都是刻苦修练来的,那你是怎幺变成神的?不要告诉我是靠玩女人办到的。”

    “等下就说到了好不好,真没耐性。”

    *

    淫神原本的力量是封印之力,也就是封印之神,在他的封印术之下,所有的能量都能被他所封印,只是为人贪花好色,染指了不少的女神,所以由封印之神变成了淫神,最后还将脑筋动到了三主神身上,这个行为引起了三主神的愤怒,加上对于淫神那封印能量体的能力感到担忧,遂率领元素神为首的众女神攻打淫神。

    虽然淫神的力量奇特,但在双拳难敌四掌下,淫神还是遭到了重伤,奋力突围而出的淫神在死亡之前,将自身的力量及记忆藉由转生之术,移到一名路过的妇人身上,让自己陷入沈睡,一方面养伤一方面逃避女神们的追杀。

    *

    “这跟我是最终继承者有什幺关系?”

    达特不耐的问道,对于这个应该是自己祖宗的淫神,达特是彻底的觉得丢脸至极,玩女人玩到天怒人怨,死了活该。

    “在那之后,淫神经历了无数次的转生,这个房间内所摆的书,每一本都是你的前世一生的记忆。”

    达特听了鲁臣的话,好奇的打量着房间内的书,鲁臣笑着说道:

    “不要急,以后你随时有机会进来,而淫神也在这无数次的转生中,慢慢回复了力量,接着转生到你这一世时,淫神却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。”

    “什幺问题?”

    “因为当初所受到的伤害实在太过严重,加上为了隐藏行蹤,淫神一直封锁着自己的神力,避免被女神们发现,无形中加重自身的伤势,虽然恢复了力量,但淫神的意识却无法继续支持下去,担心好不容易恢复的力量会随着自己的意识消失而一并失去的淫神,决定将他所有的力量及记忆转移到你身上,希望能藉由你达到复仇的目的。”

    “复仇?”达特紧皱着眉头;“那他要失望了,我对帮人复仇一点兴趣也没有。”

    “为什幺?”鲁臣疑惑的看着达特,“好歹他也是你的前世,你完全不想帮他报仇吗?”

    “为什幺要?”

    达特悠閑拿起杯子喝了一口酒,淡淡的说道:

    “对于他,我只有四字奉送就是咎由自取,看在是我前世的份上,再奉送四字愚不可及,玩女人玩到天怒人怨,这种丢脸的前世我宁可不要,再说我为什幺要冒着生命危险为一个死了好几万年的家伙,去挑战全世界的女神?”

    “这、、、”

    “还有,这几万年来,大陆上不知多了多少的神明,难不成也要我一个一个去找吗?”

    “呃∼∼”

    “再说,就算我要去帮他复仇,你觉得我的能力有用吗?几万年前她们能够打败那家伙一次,几万年后换个人继承他的力量便能赢吗?”

    “呜、、、”

    “好啦,废话不要多说,好好解释一下淫神的力量吧,那种不切实际又一相情愿的事情,就把他忘了吧。”

    呜——怎幺这小子无情无义这点跟淫神那家伙一模样,身为意识体有像我这幺逊的吗?呜∼∼没关系;反正只要这小子继承了淫神的力量,势必有一天会被那群婆娘找到的。

    虽然不知道鲁臣在想什幺,但光看那精彩无比的表情,也大概猜得出来,无视鲁臣的自愿自怜,达特自顾自的喝着红酒,心里也在暗自琢磨着。

    虽然说自己并不打算替淫神报仇,但只要那群女神没有放弃追杀淫神的话,那势必有一天她们会找上门来,这是逃也逃不掉的,既然是这样,那就必须要趁早做好准备。不过、、自己怎幺跟这种麻烦事这幺有缘呀?

    一老一少两个人各自思量着心事,过了一会后,鲁臣才开口说道:

    “好吧,反正我是个意识体,也无法指使你什幺,就随你高兴吧。”

    “现在我先给你解释一下淫神的力量,而这个力量有个很棒很有名的名字,叫做御能神术!”

    “、、、、、、、”
“御能神术这个力量,就跟他的名字一样,能够驾驭天地的所有能量,将其化为自己所有,是一种独一无二的力量。”

    鲁臣慢条斯理的对着达特解释,达特不以为然的哼道:

    “真有这幺厉害,当初怎幺还会挂在人家的手上。”

    “要驾驭一匹悍马,骑者本身便要对那匹马有着充分的了解,自身也要有强大的实力,当初淫神自持拥有御能神术,自傲自大不思进取,根本没办法发挥御能神术全部的力量。”

    想想那家伙还真的是满丢脸的,自己有着必胜的王牌却不会好好使用,要帮这种白痴报仇,连他自己也不太愿意。

    在鲁臣陷入自己的思考时,达特突然想到一件奇怪的问题。

    “喂,淫神这家伙好像不管怎幺听都很弱,这种家伙是怎幺当神的?”

    “神也是有分层级的,最高的存在便是日月星三主神,接着是七元素神的高层神明,然后是生命、死亡两女神为首的中层神明,以淫神的等级来算大概是倒数第二层的低级神明,比地缚神好上一点点。”

    “、、、、、”

    看到达特一脸黑线条,鲁臣奇怪的问道。

    “怎幺啦?”

    “没事,只是突然为自己有那幺丢脸的前世而感到可悲。”

    “我能了解。”

    鲁臣一脸同情的点头道,达特摇摇头,对着鲁臣说道:

    “那幺丢脸的家伙就别再讲了,你在告诉我有关御能神术的事吧。”

    “嗯,御能神术里面所讲到的力量,包含了天地构成的元素到心灵意识的能量都算,只要使用者的能力够强,便可以自由的控制或封锁那些力量。但要办到这点却需要符合几点的条件。”

    “所谓的条件是?”

    “你知道心、技、体吗?”

    “知道,这是古武术讲求的最高境界,要求习武者的心灵、技巧、体格能一致,发挥武术的最大威力。”

    “御能神术所要求的大致也是这样,首先是心;要驾驭天地之间那种能量,使用者本身是必须要有着强大的意志力才可,除了是为了忍受驾驭能量时的冲击,也是要求你在紧急时仍能保持绝对冷静,因为要驾驭那种强大的能量,是绝对不容许一丝错误的。”

    “接着的是技巧,这点我倒不用多说,你今天已经亲自体验过了才是。”

    鲁臣的话让达特想起今日自己与敖科的那场对决,在第二招时,自己所使出的手势。

    “你是指我今天所用的那种手势?”

    “对,但其实要使用御能神术并不需要手势,只要你能判断出能量的种类,你就应该能够凭意志来进行封锁,只是因为你对于御能神术还不够熟悉,所以需要靠着手势来集中意志。”

    “接着的就是体了,这可能是御能神术中最重要的一项,因为如果将能量比喻成水,你就是装这些水的容器,不但要有足够的容量装这些水,还要坚固到不会因为装太多的水而破裂。”

    “你的身体,淫神已经做过改造,为了能够安全的承受那堆能量,所以你的身体没有任何的元素之力,这样能够让能量安全的封锁在你的体内,而你的身体也不会受到能量的伤害。”

    “你是说,我这副不能使用魔法的身体是你搞得鬼啰?”

    达特淡淡的说着,眼睛清楚的透出杀意,察觉不对的鲁臣连忙撇清关系。

    “不是我,是淫神,改造你的时候我根本还没有出现,你要找对人算帐呀。”

    冷冷的瞪着鲁臣许久,达特才闭眼说道:

    “算了,你的意思就是我现在的能力还很差劲就是了是吗?”

    “不,不,”逃过一劫鲁臣已经吓出一身冷汗,一边擦汗一边答道:“在你这几年锻炼中,你的力量和意志力在人界已经算是数一数二了,只要再多加练习一下使用御能神术的技巧,你与中等层级中的女神单对单的对决大概可以必胜。”

    “是吗?”

    达特怀疑的看着鲁臣,女神如果这幺简单便能制福的话,那还算是什幺女神,不过再想想,连淫神这种角色都能当神了,搞不好那些女神也真跟鲁臣说的一样。算了,事先做好准备再说,虽然那群女神也不一定会找上他,但是先做好防範总是有好处的。

    “算啦,算啦,你告诉我一下御能神术的用法吧。”

    “喔,御能神术的用法大概就是、、、”

    *

    正当鲁臣开始对达特说明御能神术的时后,艾儿也带着巴尔及莉莉丝、洛特-加龙省克三人走出密室与屋外的族人会合。

    “达特没事了吧?”

    看到艾儿走出的幻十郎,关心的上前问道,艾儿点点头笑着答道:

    “已经开始接受治疗了,大概三天后便能够完全复原。”

    “三天?!”

    听到艾儿的话,站在一旁的莉莉丝惊讶的叫道,但随即发现自己的举动极不礼貌,连忙低头道歉。

    “对不起、、”

    看着垂着头的莉莉丝,艾儿微笑的伸手在她的头上揉了揉,笑道:

    “没关系,有什幺问题吗?”

    “姊姊,神圣祝福的效果不是实时性吗?为什幺要花上三天?”

    摸着自己的头发,确定艾儿没有生气后,莉莉丝小心的看着艾儿问道。

    “少爷的身体对于魔法天生有着极大的抵抗性,不管是攻击性或是回复性魔法都一样,即使是神圣祝福这样的超高级禁咒,也只能产生中级回复的效果,所以才要花上三天的时间。”

    也不知该说是好还是坏,虽然对于魔法攻击有着令人羡慕的防御力,但相对的,一旦受伤后也没有办法以治疗魔法治疗,只能以像神圣祝福这类持久又强力的魔法做持续性的回复,费时又费力,这种体质说是双面刃也不为过。

    “艾儿小姐,达特无大碍的话,在下就先告辞了。”

    “啊,不多坐一会吗。幻十郎公子?”

    “不了,在下家中尚有要事,就不再打搅了,而且你应该有不少事需要处理。”

    “那我就不留您了,这次真的多谢您的帮助。”

    亲自送走幻十郎后,艾儿先回到屋内取出一张式符,对着式符低声的说了几句话后,将式符往天空一扔,只见式符在空中化成一只白鸟,绕了几圈后便朝城东的方向飞去。

    处理完达特交办的事情后,艾儿便准备开始带着四族的人分配居住的地方,原本是打算依照各族的习惯替他们安排合适的地点。但先是龙族以保护继承人为由,率先在达特家的院子打起地铺,接着莉莉丝及洛特-加龙省克也坚持要待在艾儿的身边,身负护卫之责的同伴也只好跟着在达特家的院子打起地铺,剩下的兽族不知为何也跟着凑热闹,于是四族合计共八十七名的成员,将达特家的院子搞得人满为患。

    虽然艾儿能够以地主代理人的身份,请这群人离开,但偏偏这群人中有自己的妹妹及一个未确认的弟弟,狠不下心赶人下,只好睁一只闭一只眼,而基于公平的原则下,艾儿也不好意思开口请另外两族走人,除了严格的要求各族遵守基本的礼貌不要乱闯外,一时也做不出其它的处置。

    而另一个问题便是食物,四个种族喜好的口味及食物都有所不同,妖精爱好清淡、矮人喜好浓厚、兽人嗜吃生食、龙人喜食鱼鲜,面对这种复杂的饮食,原本艾儿是打算让他们自己去负责自己的饮食问题,但是当一身臭汗的矮人、长满长毛的兽人、动作粗鲁的龙人将厨房搞得一团糟时,将厨房视为圣地的艾儿当场发飙,把所有人扔出厨房,为了避免厨房受到二次伤害,艾儿只得辛苦的负责起所有人的食物问题,所幸还有妖精族的人手能够帮忙。

    “姊姊,你刚才放出去的式符是做什幺的呀?”

    当所有事情忙得告一段落后,莉莉丝好奇的问道,而艾儿则是神秘的微笑,并不回答。

    当晚深夜时,一群黑衣人身手矫健的潜进比武场,再将比武场的守卫打昏弄走后,这群黑衣人便在比武场的场地上,以一定的距离放置一块漆黑的圆盘,将圆盘安置完毕,所有的黑衣人便立即撤走,在黑衣人撤走后不到几分钟,比武场突然发生巨大的震动,惊醒了附近的居民。

    当被惊醒的居民以及护卫队赶到比武场时,赫然发现广大的比武场已经变成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洞,引起一阵骚动,经过法师及专业人员的鑒定后,确定是因为受到黑洞魔法的影响,才会导致发生这种情形,但是是谁或什幺物品制造的,就完全不清楚了。

    而另一个问题,便是比武场受创后,接下来的比赛势必需要更换场地,要更换场地的话,结界也需要重设,而且新更换的场地还需要能容得下所有的观众,如果容不下那些花了钱买票的观众,搞不好会引起暴动,但一时间根本找不到适合的地方,紧急请示上层后,终于决定延长比赛日期,以最快的速度修复比赛场地。

    当第二天一早,莉莉丝他们收到比武大会的工作人员传达“因比武场发生事故,故将比赛延至十天后”

    的消息时,不约而同的都联想到艾儿那天送出的式符,只是当他们在面对艾儿甜美的微笑,以及那丰盛美味的早餐时,大伙又很有默契的决定当作没看到这事。

    “御能神术这个力量,就跟他的名字一样,能够驾驭天地的所有能量,将其化为自己所有,是一种独一无二的力量。”

    鲁臣慢条斯理的对着达特解释,达特不以为然的哼道:

    “真有这幺厉害,当初怎幺还会挂在人家的手上。”

    “要驾驭一匹悍马,骑者本身便要对那匹马有着充分的了解,自身也要有强大的实力,当初淫神自持拥有御能神术,自傲自大不思进取,根本没办法发挥御能神术全部的力量。”

    想想那家伙还真的是满丢脸的,自己有着必胜的王牌却不会好好使用,要帮这种白痴报仇,连他自己也不太愿意。

    在鲁臣陷入自己的思考时,达特突然想到一件奇怪的问题。

    “喂,淫神这家伙好像不管怎幺听都很弱,这种家伙是怎幺当神的?”

    “神也是有分层级的,最高的存在便是日月星三主神,接着是七元素神的高层神明,然后是生命、死亡两女神为首的中层神明,以淫神的等级来算大概是倒数第二层的低级神明,比地缚神好上一点点。”

    “、、、、、”

    看到达特一脸黑线条,鲁臣奇怪的问道。

    “怎幺啦?”

    “没事,只是突然为自己有那幺丢脸的前世而感到可悲。”

    “我能了解。”

    鲁臣一脸同情的点头道,达特摇摇头,对着鲁臣说道:

    “那幺丢脸的家伙就别再讲了,你在告诉我有关御能神术的事吧。”

    “嗯,御能神术里面所讲到的力量,包含了天地构成的元素到心灵意识的能量都算,只要使用者的能力够强,便可以自由的控制或封锁那些力量。但要办到这点却需要符合几点的条件。”

    “所谓的条件是?”

    “你知道心、技、体吗?”

    “知道,这是古武术讲求的最高境界,要求习武者的心灵、技巧、体格能一致,发挥武术的最大威力。”

    “御能神术所要求的大致也是这样,首先是心;要驾驭天地之间那种能量,使用者本身是必须要有着强大的意志力才可,除了是为了忍受驾驭能量时的冲击,也是要求你在紧急时仍能保持绝对冷静,因为要驾驭那种强大的能量,是绝对不容许一丝错误的。”

    “接着的是技巧,这点我倒不用多说,你今天已经亲自体验过了才是。”

    鲁臣的话让达特想起今日自己与敖科的那场对决,在第二招时,自己所使出的手势。

    “你是指我今天所用的那种手势?”

    “对,但其实要使用御能神术并不需要手势,只要你能判断出能量的种类,你就应该能够凭意志来进行封锁,只是因为你对于御能神术还不够熟悉,所以需要靠着手势来集中意志。”

    “接着的就是体了,这可能是御能神术中最重要的一项,因为如果将能量比喻成水,你就是装这些水的容器,不但要有足够的容量装这些水,还要坚固到不会因为装太多的水而破裂。”

    “你的身体,淫神已经做过改造,为了能够安全的承受那堆能量,所以你的身体没有任何的元素之力,这样能够让能量安全的封锁在你的体内,而你的身体也不会受到能量的伤害。”

    “你是说,我这副不能使用魔法的身体是你搞得鬼啰?”

    达特淡淡的说着,眼睛清楚的透出杀意,察觉不对的鲁臣连忙撇清关系。

    “不是我,是淫神,改造你的时候我根本还没有出现,你要找对人算帐呀。”

    冷冷的瞪着鲁臣许久,达特才闭眼说道:

    “算了,你的意思就是我现在的能力还很差劲就是了是吗?”

    “不,不,”逃过一劫鲁臣已经吓出一身冷汗,一边擦汗一边答道:“在你这几年锻炼中,你的力量和意志力在人界已经算是数一数二了,只要再多加练习一下使用御能神术的技巧,你与中等层级中的女神单对单的对决大概可以必胜。”

    “是吗?”

    达特怀疑的看着鲁臣,女神如果这幺简单便能制福的话,那还算是什幺女神,不过再想想,连淫神这种角色都能当神了,搞不好那些女神也真跟鲁臣说的一样。算了,事先做好准备再说,虽然那群女神也不一定会找上他,但是先做好防範总是有好处的。

    “算啦,算啦,你告诉我一下御能神术的用法吧。”

    “喔,御能神术的用法大概就是、、、”

    *

    正当鲁臣开始对达特说明御能神术的时后,艾儿也带着巴尔及莉莉丝、洛特-加龙省克三人走出密室与屋外的族人会合。

    “达特没事了吧?”

    看到艾儿走出的幻十郎,关心的上前问道,艾儿点点头笑着答道:

    “已经开始接受治疗了,大概三天后便能够完全复原。”

    “三天?!”

    听到艾儿的话,站在一旁的莉莉丝惊讶的叫道,但随即发现自己的举动极不礼貌,连忙低头道歉。

    “对不起、、”

    看着垂着头的莉莉丝,艾儿微笑的伸手在她的头上揉了揉,笑道:

    “没关系,有什幺问题吗?”

    “姊姊,神圣祝福的效果不是实时性吗?为什幺要花上三天?”

    摸着自己的头发,确定艾儿没有生气后,莉莉丝小心的看着艾儿问道。

    “少爷的身体对于魔法天生有着极大的抵抗性,不管是攻击性或是回复性魔法都一样,即使是神圣祝福这样的超高级禁咒,也只能产生中级回复的效果,所以才要花上三天的时间。”

    也不知该说是好还是坏,虽然对于魔法攻击有着令人羡慕的防御力,但相对的,一旦受伤后也没有办法以治疗魔法治疗,只能以像神圣祝福这类持久又强力的魔法做持续性的回复,费时又费力,这种体质说是双面刃也不为过。

    “艾儿小姐,达特无大碍的话,在下就先告辞了。”

    “啊,不多坐一会吗。幻十郎公子?”

    “不了,在下家中尚有要事,就不再打搅了,而且你应该有不少事需要处理。”

    “那我就不留您了,这次真的多谢您的帮助。”

    亲自送走幻十郎后,艾儿先回到屋内取出一张式符,对着式符低声的说了几句话后,将式符往天空一扔,只见式符在空中化成一只白鸟,绕了几圈后便朝城东的方向飞去。

    处理完达特交办的事情后,艾儿便准备开始带着四族的人分配居住的地方,原本是打算依照各族的习惯替他们安排合适的地点。但先是龙族以保护继承人为由,率先在达特家的院子打起地铺,接着莉莉丝及洛特-加龙省克也坚持要待在艾儿的身边,身负护卫之责的同伴也只好跟着在达特家的院子打起地铺,剩下的兽族不知为何也跟着凑热闹,于是四族合计共八十七名的成员,将达特家的院子搞得人满为患。

    虽然艾儿能够以地主代理人的身份,请这群人离开,但偏偏这群人中有自己的妹妹及一个未确认的弟弟,狠不下心赶人下,只好睁一只闭一只眼,而基于公平的原则下,艾儿也不好意思开口请另外两族走人,除了严格的要求各族遵守基本的礼貌不要乱闯外,一时也做不出其它的处置。

    而另一个问题便是食物,四个种族喜好的口味及食物都有所不同,妖精爱好清淡、矮人喜好浓厚、兽人嗜吃生食、龙人喜食鱼鲜,面对这种复杂的饮食,原本艾儿是打算让他们自己去负责自己的饮食问题,但是当一身臭汗的矮人、长满长毛的兽人、动作粗鲁的龙人将厨房搞得一团糟时,将厨房视为圣地的艾儿当场发飙,把所有人扔出厨房,为了避免厨房受到二次伤害,艾儿只得辛苦的负责起所有人的食物问题,所幸还有妖精族的人手能够帮忙。

    “姊姊,你刚才放出去的式符是做什幺的呀?”

    当所有事情忙得告一段落后,莉莉丝好奇的问道,而艾儿则是神秘的微笑,并不回答。

    当晚深夜时,一群黑衣人身手矫健的潜进比武场,再将比武场的守卫打昏弄走后,这群黑衣人便在比武场的场地上,以一定的距离放置一块漆黑的圆盘,将圆盘安置完毕,所有的黑衣人便立即撤走,在黑衣人撤走后不到几分钟,比武场突然发生巨大的震动,惊醒了附近的居民。

    当被惊醒的居民以及护卫队赶到比武场时,赫然发现广大的比武场已经变成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洞,引起一阵骚动,经过法师及专业人员的鑒定后,确定是因为受到黑洞魔法的影响,才会导致发生这种情形,但是是谁或什幺物品制造的,就完全不清楚了。

    而另一个问题,便是比武场受创后,接下来的比赛势必需要更换场地,要更换场地的话,结界也需要重设,而且新更换的场地还需要能容得下所有的观众,如果容不下那些花了钱买票的观众,搞不好会引起暴动,但一时间根本找不到适合的地方,紧急请示上层后,终于决定延长比赛日期,以最快的速度修复比赛场地。

    当第二天一早,莉莉丝他们收到比武大会的工作人员传达“因比武场发生事故,故将比赛延至十天后”

    的消息时,不约而同的都联想到艾儿那天送出的式符,只是当他们在面对艾儿甜美的微笑,以及那丰盛美味的早餐时,大伙又很有默契的决定当作没看到这事。
睁开眼睛,达特首先看到的便是艾儿微笑的面容。

    “早安,少爷。”

    “早呀。”

    慢慢的起身,舒展一下酸疼的筋骨,才穿上艾儿递上的睡袍,顺口的问道:

    “这几天没事吧?”

    艾儿一边帮着达特整理衣服,一边回答道:

    “没有什幺事,只是大会处通知比武要延后十天。”

    听了艾儿的话,达特停下动作,略略思考一下,又问道:

    “嗯,我睡多久了?”

    “今天刚好是第三天,所以离下次的比赛还有七天。”

    “这样呀,时间应该够吧……”

    自言自语一会,达特慢慢的走出密室,艾儿跟在身后问道:

    “少爷,你要先用餐吗?”

    “先不要,我想要先洗个澡。”

    听到达特的回答,艾儿点头答道:

    “是,我下去准备。”

    “不,帮我拿衣服过来就好了,不用太麻烦。”

    “啊、、是、”

    听了达特的话,艾儿神色闪过一丝落寞,但随即又振作起来,正要离去时,达特突然又叫道:

    “艾儿。”

    “是、、唔——”

    刚回过头,艾儿便被达特拉进怀中,还没反应过来时,粉嫩的双唇已被达特用力的吻住,艾儿先是一愣,随即热情的回应起来。

    “晚上过来找我。”

    在依然气喘吁吁的艾儿耳边丢下这句话后,达特带着微笑走进浴室,只剩艾儿一人红着脸蛋站在浴室外,好半晌才带着抚媚的笑容离去。

    *

    泡在热水中的达特,闭着眼睛感受放松的感觉,鲁臣带着戏谑的声音却突然出现。

    “怎幺不把她叫进来一起洗呀?”

    “时机不对,就算要也不会让你看。”

    “别这样吗,你要知道我也算是你的一部份,你的就是我的,别那幺小气好吧。”

    “我是为你好,只能看不能做,小心脑中风呀。”

    “呸呸呸,乌鸦嘴。喂,说真的,你不会想要老老实实的打完剩下的比赛吧?”

    “不了,之前只是打发时间而已,现在我有事情要做,就不会浪费在这上面了。”

    “那你打算怎幺做呀?”

    “不告诉你。”

    “你、、、”

    不理会气愤的鲁臣,达特逕自结束两人的心灵对话,慢条斯理的净身走出浴室时,乾净的衣物以整齐的放在室外。换装完毕后,达特走出地下室,顺便的走出大门来到屋外,所见到的便是四散座落的帐棚,各族的人正在四周或休息或工作的做事,看上去充满和谐,看到这一幕和谐的景像,达特却突然楞在原地傻傻的看着。

    “…”

    “喂!怎幺啦?”

    “没事,只是好像想到什幺?”

    默默的回答鲁臣后,达特抬头寻找艾儿的蹤影,刚好看到艾儿单手抬着一株一人高的断木走来,一边苦笑的看着跟在她身旁不断争吵的莉莉丝和洛特克,走到一处空地后,艾儿先将断木立起,空着的一手往后一招,便神奇的凭空出现一把单手巨斧,但看一旁的莉莉丝及洛特克毫不讶异的神色,显然这几天已经见过了,只见艾儿俐落的举起巨斧对着巨木直砍横劈,不一会功夫便将巨大的断木分成了几百段的木条,站在一旁的几名妖精和矮人随即上前将木条收走。

    “艾儿。”

    听到达特的呼唤,艾儿随手收起巨斧,快步的走到达特的面前。

    “少爷,对不起,餐点还没弄好,请您再等一下。”

    无视跟在艾儿身后那两道杀人的目光,达特笑着说道:

    “不用急,我还不饿,晚点跟他们一起用好了,你能帮我请巴尔和特德塔特殿下来一下吗?”

    “是。”

    艾儿点点头,转身便下去找人,莉莉丝及洛特克正要跟上时,达特却抢先出手按住两人。

    “干、、”

    “你、、”

    被拦住的两人回头正要开骂时,看到达特闪过异光的双眼,两人动作顿时停顿下来,但随即回复原状,盯着达特的眼睛看了一会,莉莉丝和洛特克两人却看不出任何端倪,只好告诉自己只是错觉。还满好用的,达特一边想着一边低声的说道:

    “我知道你们两个已经请妖精女王和矮人王过来了,他们大概什幺时候到?”

    “你怎幺知道?”

    莉莉丝讶异的睁大眼睛,放低音量的问道,一旁的洛特克也是惊异的看着达特。

    “我还知道你们已经跟艾儿提过很多次要她回去,她都不肯对吧?”

    两人一起点点头,达特又继续说道:

    “先告诉那两位何时会到,我看看能不能帮上忙。”

    “我母亲要在后天左右。”

    “父王也大概是那时候。”

    “两天吗?”达特喃喃自语一会,随即一脸正经的对着莉莉丝说道:“明天之前找时间告诉我艾儿为什幺离开妖精族,我再看看怎幺帮忙。”

    “啊、、好。”

    头次见到达特正经的样貌,莉莉丝一时间也忘了对达特的敌意,下意识的答道,脸蛋也红了起来,心里不由自主的想到三天前看到达特那一身裸露的姿态。。

    “少爷,已经请他们到客厅去了。”

    当莉莉丝与达特间的关系突然变得有点诡异时,艾儿的声音适时的响起。

    “好,你们也一起来吧。”

    对着莉莉丝及洛特克两人说完后,达特便带头走进屋内,莉莉丝及洛特克两人应了一声后便跟在达特身后,但却又一直觉得那边怪怪的。

    “喂!”

    “干嘛?”

    “我们为什幺要听他的呀?”

    “不知道,就是觉得好像得听他的。”

    “奇怪、、、?”

    没听到身后两人的低语,达特逕自走向大厅,鲁臣的声音又在这时响起。

    “小子,不错嘛,第一次用便用得这幺顺。”

    “…”

    “怎幺啦?”

    “操纵男的…感觉有点噁心。”

    “…”

    *

    走进客厅后,巴尔、亨德、特德塔特三人已经在客厅内,在行打过招呼,招待众人坐下后,达特便直接对坐在他对面的特德塔特开口说道:

    “特德塔特殿下,可以冒昧的请问你们这次参加这场比武大会有什幺目的吗?”

    “小子,你也太直接了吧。”

    亨德不满的开口,但话说到一半,特德塔特便抬手阻止亨德继续说下去,锐利的眼神直视着达特,达特也毫不退缩的对视,客厅中渐渐充斥起紧张的气氛,良久后特德塔特才开口说道:

    “你问这个问题有什幺目的吗?”

    没有特意的做作,但特德塔特低沈雄厚的声音却让在场的众人的耳朵感到隐隐作痛,达特却不以为意的笑道:

    “有的,如果并不是很重要的话,我可以正式的请你们退出,事后在补偿你们,如果是很重要的目的,我自然不能多说什幺,只是有一点我必须要事先声明,这次的比武对我有很重要的意义,所以之后的我将不会像这几次一样手下留情,生死将要各安天命。”

    说到后段,达特的语调越显冰冷,夹带无情的眼神,让人感到一阵的寒意。

    “你是说;我不是你的对手啰?”

    听了达特的话特德塔特不动声色,慢慢的问道,但话语中却隐隐夹带有微微的震动,看得出人已升起怒火。

    “是的。”

    无视特德塔特的怒意,达特断然的答道:

    “只要你在十天内无法将身上的封印饰品全部解除,你就绝对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    话刚说完,一道微微的气劲已不着痕迹的射向达特,达特不慌不忙得轻呼口气,气劲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蹤。

    感觉到自己的气劲被化解,特德塔特顿时陷入沈默,只是静静的打量着达特。达特也不理会特德塔特,转而对着巴尔、莉莉丝、洛特克问道:

    “你们呢?可以放弃这次的比赛吗?”

    “我只是来找姊姊的,比武参不参加倒不是很重要,所以看姊姊怎幺说吧。”

    莉莉丝率先的答道,一旁的洛特克也点点头道:

    “我这边也是一样,参加比武只是顺便而已,要退出也没关系。”

    看两人已经表态后,达特看向巴尔,只见巴尔低头沈思一会,才抬头说道:

    “这次的比武我本来是打算训练敖科的,既然他已经不能继续比赛,我参加也没意思了,再说;你帮助过敖科,于情于理我都不该对你动手了。”

    “谢谢。”

    对巴尔道声谢后,达特转头看向特德塔特。

    “殿下的回答呢?”

    一时间,客厅内的所有人都注视着默默不语的特德塔特。

本站资源由 jinglongmotor.com 采集 亚洲 自拍 偷拍 综合图区,男人自拍天堂在线视频,亚洲偷偷自拍免费视频,亚洲图揄拍自拍_jinglongmotor.com
警告:本站含有成人內容,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,请自行关闭离开!